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青葱岁月的柯儿
青葱岁月的柯儿

青葱岁月的柯儿

暑假又到了,我们租下了一间十几见方的小屋。

  小屋不算大,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。小屋被我们分成了两间,中间拉个一根铁丝,用一块布给隔离开了。墙壁的左右两面钉上铁钉,铁丝就缠在铁钉的上面,布又穿在铁丝上面。前面一间,靠窗子放了一张双人课桌。上面放了一个煤气灶、两个瓷碗、两双筷子;以及做饭用的一些简易餐具。一张花了二十五元钱买的折叠桌子,使我们的餐桌;两张塑料小凳子。另一间,一张床;床上放的是学校发的被褥、床单、枕头;床头旁边紧靠窗子放着一张单人课桌,上面放了一把梳子等极少的柯儿平时用的梳妆用品——柯儿从来是不化妆的,护肤的就一瓶大宝;柯儿在这一点上是很自信的。桌子上方的墙上挂了一面小镜子。四面的墙壁是用白色石灰粉刷的,墙壁还算干净;小屋以前也曾有人租住过,墙壁上留有前任主人留下的痕迹,柯儿花了几元钱买了两张喜欢的画,把他们盖住了;画,一张是清静的风景;一张是柯儿喜欢的明星;画是歪着贴上的。柯儿说:站着的时候根本没那份闲暇去欣赏,只有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有那份闲适。小屋仅此而已!

  同时,我们每人都找了一份暑期家教,钱不算高,算下来足够租下这间小屋和吃饭问题。

  又恰好,我们找到这两份家教又都是在上午,下午休息。这是我们的自由空间。

  我们有一辆半新的自行车。这辆自行车虽是旧的,却为我们的幸福生活增分不少:每天早上,我就用这辆自行车载着柯儿去做家教;中午,我完成自己的家教,就提前到柯儿家教的地方等。柯儿就坐在自行车的后架上,我载着她回到我们的小屋。下午,载着柯儿去逛街、游郊外……当然也有上午做完家教,吃过午饭我俩躲在小屋里一整天不出门的时候。

  诱人的东西往往是那些能够得到,但又不是那么容易就到手的。

  性爱,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。

  我们住寝室的时候,总是想着,又总是那么难。

  不是不愿意,而是条件不允许:总是偷偷摸摸,找一个机会,寻一个安全的地方,草草了事。幸运的话,一周能做上一次;不幸的话,两周,甚至一个月能做一次就不错了。这期间,也就是趁人少的地方亲一口,摸一把,揉两下;或者干脆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的把手伸进内裤里面抠几下。开房,在当时实在是个高消费,极少去。用柯儿的话说:「你整天都像是吃不饱一样……」现在,有了我们真正的自己空间,性爱的兴趣反而降低了很多;柯儿也是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几乎天天做,不知疲倦;最夸张的一次,一个下午用了六个套子,结果柯儿的下面都肿了,里面疼了好几天。我的腰也疼了两天,老二几天没硬过。柯儿调笑着我,我调笑着她。

  剩下更多的是无聊。

  一天,柯儿我俩实在没有出去逛游的心情,就躺在床上。

  柯儿枕着我的一只胳膊,我无聊地看着布帘上的花纹,抽了一支烟。

  柯儿是极力反对我抽烟的,而我也确实没有烟瘾。

  现在,抱着柯儿,躺在床上抽烟,柯儿也没任何的反对——应该是真的太无聊了吧!

  就这样,抱着柯儿,抽着烟,谁也没有说话,也没有任何的欲望。

  柯儿倒是没闲着:半趴在我身上,摸摸我头发,拧拧耳朵拽拽我的小乳头……在小屋里,我一贯是只穿一个大裤头,光着上身的;而柯儿,一到小屋,就褪去外套、胸罩,只穿一件睡裙。

  这时候就是……柯儿突然心血来潮,翻了个身,一下压在我的身上,狡诈地看着我,说:

  「唉,老公……你说,你们男生没女朋友时候,想那个了怎么办……」「自慰呗……」「怎么个自慰法……」「用手捋呗……」「怎么捋的……」「好久没撸过了,忘了……你问这干嘛……」「我才不信呢,快说说……」一副不罢休的样子。

  「你是不是无聊的发疯了……」「人家就想了解一下嘛……」「那哪有这样的好奇……」「不嘛,你就给人家撸一下,让人家看看嘛……」说着起身把我手里的烟夺了下来。

  「忘了……」「来,演示一下嘛,好老公……」「怀里抱着这样的大美女,又有那么美妙的洞洞,我干嘛要撸……」「怎么?敬酒不吃,吃罚酒……到底同不同意……」「但是,现在也没那想法呀……小鸡鸡也不配合呀……」「这不用你操心……」说着,一手把我的大裤头拽了下来,露出软啪啪的老二。

  「看见了吧,是它不支持你的工作……」「小样的,看老娘叫醒它……」柯儿做个鬼脸,耸耸小翘鼻,努力做出一副妩媚的样子……老二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  柯儿继续撒着娇,开始用胸部上的那两团肉肉在我身上来回蹭着……她看老二还是没有彻底威武起来,开始假装着呻吟的声音,手伸到我的蛋囊、老二上轻轻地抚摸着……单单是那两团肉肉和这声音就已经教我忍受不了了……老二终于还是被她唤醒了,雄壮地抬起了头,随着柯儿那两团肉肉的摩擦,再加上那淫荡的声音,龟头越发的紫黑发亮了……柯儿整个喜得眉开眼笑。

  「我可先警告你个小妖妇,等一会儿,我可不管那么多了,我可要真枪实弹地干他一场,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;到时候求饶是没用的,这可是你个小妮子自作自受啊……」「老娘还怕你不成……」柯儿嬉皮笑脸地说。

  「不过,我还是要你先撸给我看……」又变得一副无赖像。

  「我是不管了……」说着,我就要翻身提枪上阵;却被她给死死地按住了。

  「撸一个嘛……」「不行,打死也不撸……」「不打死你,我憋死你,撸不撸……」「憋死也不行,宁死不屈……」「老公,好老公……让我看看……」又撒起娇来啦。

  「服了你了,算我栽倒你个小妮子的手里了……想撸自己撸……」「谢谢老公……」「别谢了,快点吧,再不放出来就要憋爆了……」「好的……好的……怎么撸……」「手,握着棍棍儿,上下撸……对……轻一点,皮都要被撸掉了……再轻点……慢一点……」我顺势双手抓住柯儿的柔软的一对肉峰,也不停的揉捏……「快一点,手握的稍微用些力……再快点……用力……再快……快……」大概撸了两三分钟,柯儿逐渐掌握了技巧,不用我再提醒了。

  再后来,我也实在没那个功夫去提醒了终于,我再也把持不住了,身子一抖,一股白花花的浆液喷薄而出。

  柯儿正低着头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活塞运动当中,猛然不及提防,就这样白花花的浆液大部分都射到了柯儿的脸上:睫毛上,头发上都是。这次还真的把柯儿吓了一跳。

  紧接着,就是柯儿的咯咯的笑声……「都怪你,搞的人家一脸……嘴里也有,腥死人了……呸……呸……你个坏蛋,你是故意的……」「枪在你手,你说打哪儿,咱打哪儿……还怨别人」我坏坏地说。

  「就是你故意的……还说……」柯儿也不急着去清理。

  我瞧着柯儿笑,柯儿的小粉拳擂鼓一般落在我的身上,撒娇地叫着:「就是你,就是你……」白浆还在不住地往下滴……三、平淡的生活是会扼杀世间任何美好的东西,它可以把最美的任何东西切的粉碎,让你找不到一丝美的痕迹!

  日子就是如此,它需要俩人共同用心去调剂。

  柯儿就是一个很善于调剂生活的女人,而且非常用心。

  正因为如此,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回忆和乐趣。

  柯儿我俩没有去刻意回避性。想的时候,只需要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我们彼此就可以心领神会。

  即便是再没心情,柯儿只要假装销魂地来两声,撅起小嘴巴,或是做个妩媚的动作,老二立马就会来劲。

  有一次,我开玩笑地说:「别看老二这家伙长在我身上,实际上,它可是你的东西,我只是代为收藏,它完全听命于你;去掉它,对我一点不影响,你才是它的真正主人呢!反倒是你,整天让它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如果哪天没了它,那你可只有用黄瓜勉强地凑合着用喽……」「更可气的是,他对你比对我还要听话:我让它强硬起来,它偏偏埋头大睡;让它睡的时候,它却偏偏雄赳赳气昂昂地抬头张望;而你,只要那么哼唧两下,它立马气宇轩昂。最最不能容忍的是,我体内好不容易积攒点精华,结果都被这个家伙一股脑地全部输送给了你。它呀,简直就是个吃里爬外的小叛徒……」其实,柯儿这时正一只手支着下巴,一手拨弄着我的肉棒,无聊地趴在床上把玩。

  听了我这一番大论,立马来了精神。

  「说的好,说的好……」笑着,拍着手叫着好。

  紧接着,刺溜一下,从床上跳了下去,一把握着我的龙棍就往床下拽,咯咯地笑着说「妈的乖宝贝儿,走啦……跟妈妈回家喽……别再跟这个大坏蛋哥哥了……咱回家……」说着还当真握着我龙棍,把我从床上拖了下来,笑着往门口拉。

  「喂,轻点儿,要被拽掉了……」「拽掉了正好,我拿着玩……」「羞不羞,一个大姑娘家,整天手里拿着这玩意玩……羞死人了」「你管得着吗……你想玩还没有呢……」我一手上前,捂在了柯儿的阴阜上。

  「那好,俺也把俺的鸡套套拿走了……」「拿吧,没人拦你……有本事也把它取走拿着玩……」摆出一副任你宰割的神情。

  说着,我一手插到柯儿的两腿中间,一手搂着柯儿的脖子,把她整个抱了起来,丢到床上。

  「老二,拿好家伙,准备上战场了,要大干一场了……非得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小无赖……」如此一番折腾,龙根早已坚硬如铁了。

  抱柯儿的当儿,我手故意在她的阴阜狠狠地搓了几下,拇指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洞口上面的小豆豆……柯儿这时只管抿嘴笑,不做任何反抗,任由我摆布。

  接下来,当然少不了一场拼命的冲杀了……另一次早上,我突然从熟睡中醒来,柯儿正一脸严肃地趴在那儿玩我的二弟。

  「干吗呢……大清早还让人睡吗……」柯儿见我醒了,居然一俯身,一口把我老二整根吞如口中。

  柯儿虽然以前也为我口交过几次,但是那都是被动的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主动过。

  柯儿说:她总觉得解手的地方脏,每次柯儿为我口之前,总要好好地然我清洗一番;柯儿也不太喜欢我给她口交,原因也是一样的。

  这次不知是什么原因,使得柯儿如此主动。

  这种机会我岂能错过。

  我一把把柯儿的身子拉了过来,一下子扯掉套在她阴阜上的小内裤,双手抱过柯儿的臀部,把她的小蜜穴按在我的嘴上,双臂抱着柯儿的屁股,也开始用力地吮吸着柯儿那可爱的小肉缝,舌头用力地往肉洞里顶,进入后使劲地搅动;牙齿还不时地轻咬柯儿的外阴唇,得机会舌头再去挑逗上面的小豆豆。

  柯儿这时头完全埋在了我的两腿之间,双手使劲地抱着我的臀部,卖力地用嘴上下套弄着我的龙根;似乎完全忘记了我在她下面的努力。

  一会儿又腾出一只手来,扶着我那粗壮的肉棍,脸贴着我的阴茎,用嘴去吸蛋囊,两个蛋卵被她轮番地纳入口中;一会儿又是用舌尖在我阴茎的外围舔舐。

  我来了感觉,强忍着不去想,专心地做我口舌上活儿;柯儿似乎也要来高潮了,蜜穴里的水越来越多,几乎就是一眼流不干的泉眼;她应该也在强力压制着高潮的到来。

  我俩这时就像是在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拉力赛:看谁最先把对手击垮,使得缴械投降,睡就是胜利者。

  要射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  我一下子翻了个身,把柯儿压在了身下。由刚才柯儿来回的推拉我的臀部做上下运动,变成我在上面,主动出击——在柯儿的嘴里来回抽送;这边我仍没有降低口里的功夫——嘴巴、牙齿、舌头也是全部上阵:有吸、有咬、有顶、有搅……洞穴里的水已如开了闸的洪流,滚滚而来。

  随着在柯儿嘴里抽插的频率增快,力度加大;我在柯儿阴阜的劲道也越来越大。最后,我几乎忘了那是柯儿的口,龙柱次次深入到柯儿的喉咙……我要缴械投降了:「老婆,我要射了……」说的同时,我试图把身子弓起来,以便阴茎从柯儿的口里脱离出来,避免把精液射到柯儿的嘴里。

  柯儿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,柯儿出于好奇,曾用手指在我射到她腹部的精液上沾了一点儿,放在舌尖上尝了一下。立马让柯儿吐口水,吐了几乎一整天。第二天还告诉我:总觉得嘴里还有那种怪怪的味道。

  虽然,后来柯儿还是为我口了几次,但我从来没在柯儿的口里射过,总是忍到快射的时候拔出来,出在外面。

  但这次不同,虽然我试图把阴茎从柯儿的嘴里抽出来,但是柯儿却死死地抱着我的臀部——不让阴茎从嘴里出来。

  同时,含着我粗大阴茎的嘴里发出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声音。因为嘴被塞满了,也没听清楚柯儿究竟说的是什么。

  我的身子一抖,马眼儿一紧,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到了柯儿的口里。

  阴茎随之软了下来,柯儿仍在紧紧抱着我;同时,还用牙齿轻轻地咬了咬软下来的阴茎,并用舌头在龟头上荡了几下……直到我从柯儿的身上翻下来,柯儿的嘴角还留有些许白色的精液。

  柯儿含笑地看着我,任由自己阴道口一噏一合地咕咕流着爱液……我帮柯儿迅速地清理了我俩身上留下的爱液,把柯儿搂入怀里,轻轻地问:

  「老婆,今天是怎么啦……」「没怎么呀……,你不是一直都想这样吗……」「那你不觉得难受吗……你不是非常讨厌这个味道的吗?」「我愿意呀……」柯儿深情地看着我,说道。

  我把柯儿搂得更紧了,重重地在柯儿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柯儿小鸟依人地偎依在我的怀里,贴我贴的更紧了……是呀,因为「愿意」,这不就是最好的理由吗!

  ——真正爱的人之间是没有对与错的,有的只是是否「愿意」……能与这样的女人相依到老,作为一个男人,你还能有何所求……和大多数的大学校园恋情的结局是一样的:我们分了!

  柯儿要考研,无论从个人或者是家庭的角度来说,她都必须去继续上学。这一点,我俩从一开始都是很清楚的,我也是绝对的支持的。

  柯儿抱着我,哭着说:「我就只想和你在一切,其它的,我们什么也不要去管它了,行吗?……」柯儿在哭,我的心在痛。我知道柯儿绝对说得到,做得到的;我更清楚地知道,柯儿没有什么大的雄心抱负,非要达到什么目标地步。她告诉我:她只喜欢平淡。柯儿常说:幸福和痛苦其实就是一念之差;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得到,与别人、别的物质什么的毫无关系!

  虽然我知道,发自内心的我是多么渴望能和柯儿时时刻刻在一起,永世不分离;柯儿和我在一块儿,都很快乐,我能给柯儿以快乐;但是我也清醒地知道,我给不了柯儿应该得到的那些幸福。幸福是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的,我没有!

  柯儿我俩只是空间里的两条直线,在茫茫宇宙中,两条直线只是相遇于此时、此地而已。相遇、相交,过了交点,各自都又要继续沿着他应有的轨迹前行;因为是直线,它只可能前行,不能回头;也因为是直线,他们只可能有且只有一个交点。

  决定是容易做出来的,话是可以轻易说出口的。时间却是让人最最无法忍受的。

  分开之后,那是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 的相爱的人是不可能感受到的!语言文字,如果能把它表述出来,那就不叫痛苦了……醉酒,那是我刚开始的常态。脑海总整天昏昏沉沉,有自责,有后悔,有想念……我不知道,柯儿会怎样度过那样一段日子,柯儿是一个感情不轻易外露的坚强女孩儿;痛苦,柯儿绝对不会比我少,我可以用酒来麻醉,可以发疯地狂奔……柯儿会怎样呢……除了在一个人的时候以泪洗面,还能怎样……在一起的时候,柯儿有了委屈可以向我诉说,现在她能向谁倾诉?……我曾经后悔过,找到了柯儿所在的城市,下了车,没出车站,我又重新坐上返程的车回来了……柯儿也来找过我,她也知道怎么能找到我,但是我没见到她……「柯儿,憔悴的很,瘦了很多……」同学很久之后,弱弱的说给我听。

  之后,再没有人在我面前提到过柯儿……我也刻意不打听……若干年之后,几个同学相聚,还是有个同学在我面前提到了柯儿:毕业一年后,柯儿考上了某地不错的研究生;期间,曾谈过一次恋爱,不久就又分手了,之后再也没听说谈了;研究生毕业后到了深圳,去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单位……我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听着……同学说完后也和我一样地沉默……

【完】